00000

自創網遊//緋之片 -2

第二章

  北方森林最炎熱的地方,炎林。

 

  一個身影快速的在赤紅色的林木間移動,身影移動的軌道都會有燒焦的痕跡「該死的,還要砍多久?」身影不時發出咒罵聲以及慘叫聲。

 

  抹去身上的汗,冥雨妶因為燥熱而脾氣也跟著暴躁了起來,這回接到火妖,炫的任務:收集炎林五捆枯樹枝。

 

  在炎林的枯樹枝依舊會長在樹上,但是高度並不會很高,唯一有難度的是要用匕首將其取下,而且取下後枯樹枝會開始燃燒,因此必須在燃燒完之前必須用特殊的繩子將他綑起來。每綑樹枝的數量固定都是五十,綑完樹枝會自動地放到手環存放。

 

  「還剩一綑..」冥雨妶暼了眼手環內的物品,揮掉額頭上的汗水,正打算繼續將剩下的一綑枯樹枝完成,卻發現有另一個玩家也在坎枯樹枝。「你也在破任務嗎?」

 

  只見另一個玩家抬起頭,給了冥雨妶一記燦爛的笑容。「不,我叫斐,是位商人,在收集枯樹枝拿去賣。」

  

  遊戲另有給不愛練等地玩家開放”商人”職業,進行買賣交易的仲介。

 

  望著眼前的男子,冥雨妶絲毫不吝嗇地伸出手「我叫冥雨妶,正在破任務。還需要一綑枯樹枝你有嗎?」

  

說完斐便拿出他剛打好的枯樹枝與冥雨妶交易「謝謝你,幫我完成我的第一件交易。」

 

「不會,也謝謝你幫我完成我的任務。」兩人相視一笑「互加為好友吧,以後有需要再來找你。」

 

  就這樣,冥雨妶同時完成了『新增好友』以及『火妖的考驗』兩項任務。

 

 「喏,你要的樹枝」冥雨妶仰起頭對著正倚在樹上閉眼休息的炫開口道。「我完成任務了」

 

「唷,孩子你回來啦?」有著耀眼赤紅色短髮的男子挑眉,似乎不相信眼前冥雨妶將他要的任務完成的事實「你完成了?!你沒放棄?!」

 

 「咦?我為什麼要放棄?」冥雨妶首先愣了一下,眼前的火妖似乎與一開始給他的感覺不一樣。

  

  起初,冥雨妶剛來到炎林時,眼前的炫只是冷冷地撇他一眼,火紅色的瞳眸透露出不屑以及煩躁。

 

 而此刻的炫則是像想惡作劇整人卻整不到人的大男孩「我不信!我要證據!我說的五捆枯樹枝呢!?」

 

 從手環拿出五捆枯樹枝後,炫一臉不可置信地瞪著冥雨妶「你,是第一個。」隨即開心地大笑「哈哈哈哈,拿去吧、這是我的印記。」

 

  語畢,炫手心中出現了片張火紅色的卡片筆直地往天空射去,他的拇指比著自己後面「接下來你去找水妖吧,他在炎林走出去的海裡面。」接著他便跳到樹上,倚著樹想開始午睡。

 

  像炫道謝後,冥雨妶轉頭正要往炫所說的海走去時,「等等!你要這樣去?!」炫不可置信地大喊「在海底欸!!你要這樣去海底?!」

 

  接著,碰的一聲,炫因為重心不穩而從樹上摔了下來「幹..痛死我了…你要這樣去有沒有搞錯啊..?」

 

  冥雨妶聞言,愣了一下,用食指撫著下巴「應該去那邊再看看吧..」

 

  見狀,炫翻了個白眼,一手揉著被撞痛的屁股,一手變出套潛水服往還在沉思的冥雨妶丟去「拿去,任務獎勵。他是元素師專屬的服裝,它可以變化各種造型,使用期限是整套任務完畢。」

 

  「呃..謝謝你,炫。」冥雨妶點頭,漾起微笑「那,我走了噢、再見..」

 

  「真是的..我從來沒碰過這麼少根筋的玩家..」待冥雨妶走遠後,炫望著它消失的背影咕噥,隨即無奈笑著仰望天空「他如果成為元素師會怎樣呢?」

 

 

   叮!您設定的時間已到,先幫你儲存您的遊戲後將關機。聞言,冥雨妶,不、茗霽蔚打開遊戲艙。

 

   茗霽蔚移出遊戲艙,走出房間望向一旁的機器管家「哥哥他們回來了嗎?」

 

   只見管家搖頭「目前只有二少爺先回來,大少爺則是在公司待會才會下班。」

 

   點了下頭,茗霽蔚便走下樓暗自自責沒提早將遊戲結束,一看見剛從浴室洗完澡的茗霽颯便撲了上去「二哥~歡迎回家~」

 

   寵溺的揉了妹妹的頭,茗霽颯將公事上的煩惱放至腦後「緋之片好玩嗎?你練甚麼職業?」

 

   「很好玩,我玩元素師。」茗霽蔚笑,簡短的一句話卻讓茗霽颯徹底的愣住了。

 

   「元素師?!」茗霽颯驚呼「你怎麼玩的?!他可是隱藏職業欸!」像是發現自己的失態,茗霽颯努力讓自己鎮定「我玩藥師、泫他玩弓箭手。」

 

   只見茗霽蔚點頭,「哥哥你吃完飯了嗎?大哥他還要多久才會回來?」暗自為方才哥哥所說的隱藏職業產生驚訝與疑惑,莫非是自己不小心找錯轉職官了?!

 

   茗霽颯沒發現異樣,摸了一下妹妹的頭「泫最晚10點前會回來,順帶一提,我們明天休假可以在家陪你一整天,我們先去吃飯吧。」

 

   望了牆上的時鐘,時針正好是停留在七,雖然時間有些稍晚了但現在吃晚餐還不遲,於是他們便喚了機器管家為他們料理滿滿的一桌菜。

 

  「哥哥,為什麼你們明天可以放假?」坐在飯桌前,茗霽蔚露出笑容,因為已經好久沒這樣了;距離上次哥哥們放假似乎是半年以前…

 

  「我回來了。」大門的聲音被一道溫和的男聲蓋過,茗霽泫提著筆電走了進來,茗霽蔚聽到了自家大哥的聲音便放下碗筷,衝到門口迎接大哥「歡迎回家。」

 

  輕點頭表示回應,茗霽泫將筆電交給一旁待命的機器管家後洗完手也坐到了餐桌前,僅與雙胞胎弟弟交換了眼神「事情處理完了。」

 

  茗霽颯漾起開朗的笑容,轉頭向剛和茗霽泫同時入座的茗霽蔚回答「因為公司的事情處理好了。」

 

  他們倆人讓老爸暫停與老媽的第N次蜜月旅行,回來接管公司幾天;同時也獲得一天的假期。

 

   「哥哥你們難得回來呢,明天在家好好的休息吧。」體諒到平常哥哥們的辛勞,茗霽蔚微笑,眼底也閃過一絲寂寞與無奈「不然下次可能還要過很久才能這樣輕鬆放假了唷。」

 

   見狀,茗霽泫捏了妹妹的臉頰一下「我們明天休息要在緋之片練等,蔚兒你幾等了?」

 

    「十」將自己的等級數說出,只見兩位兄長都露出驚訝的表情,因為他們比寶貝妹妹早玩,等級卻快被追過了。

 

  「我們都十二級呢;蔚兒你現在還在轉職任務?」茗霽颯挑眉,思索著背包裡有沒有能給妹妹用的道具。

 

  「恩;接下來是水妖的考驗」聽到寶貝妹妹接下來的任務名稱,茗霽颯跟茗霽泫兄弟倆都愣了一下;因為元素師是隱藏職業,跟他們有接觸過的各大職業有所不同,他們也沒辦法好好地協助寶貝妹妹完成。

 

  「呃,蔚兒你怎麼會選到隱藏職業阿」茗霽泫皺眉,他身邊似乎還沒有人接觸到隱藏職業,等上班的時候再去公司問問看吧..

 

   「不知道阿」茗霽蔚打了個哈欠「那個森林的守衛講的阿」

 

 兄弟倆互給對方一記眼神,打算稍等將緋之片的官網在好好地瀏覽一下。

 

  「哥哥,現在時間還不晚,我們去緋之片玩一下吧。」茗霽蔚提議「我想今天快點把水妖的任務破一破」

 

 「摁」茗霽泫點頭,轉身跟機器管家交代先幫他開起遊戲艙後,便轉身往浴室沖澡去。

 

 

 叮!!玩家”本大爺”申請加入好友,請問要接受還拒絕?系統制式化的詢問聲突然傳來,讓剛進到遊戲的茗霽蔚嚇了一跳。

 

「接受」茗霽蔚不假思索的同意,因為本大爺不是別人,而是自家的兄長,一名穿著米色上衣,褐色七分褲的藥師。

 

  「你現在人在哪?」茗霽颯的聲音傳了過來,雖然可以查詢好友的身處位置,但關於寶貝妹妹的位置他完全找不到。

 

  聞言,茗霽蔚稍微看了一下小地圖,但地圖同樣沒顯示他的位置,而四周也只是一望無際的沙灘與海洋「呃..在轉職任務所以看不到吧」

 

  「嘖,還真奇怪啊」令一旁的茗霽泫皺眉,也丟了個好友申請給小妹。

 

   等加完兩位兄長好友後,冥雨妶繼續往海裡的方向前去,尋找水妖。

 

   「要怎麼變身阿」穿上炫給的任務獎勵後,冥雨妶納悶地望著大海「這樣真的能下海嗎?」

 

   「下來阿,你還在等甚麼?難道身為主考官的我要讓你這樣拖拖拉拉嗎?」一道聲音打斷了茗霽蔚的思緒,循著聲音的來源發現居然來自海上,一位穿著水藍色小禮服的小女孩站在海上,臉色擺明了高傲與不耐煩;海水在他的腳底下沒有一絲晃動。

 

   說完話,小女孩鑽入海中,往深海裡面游去「在不跟上來我就不讓你轉職了哼。」

 

   「水妖也傲嬌阿…」無奈的感嘆後,冥雨妶跟在水妖的後頭游了上去。

 

 

  「到了」不久,水妖不久後停在一座宮殿前,沒錯,水底的宮殿;而且還很華麗!!!!

 

現在是在演浦島太郎嗎?冥雨妶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華麗宮殿「所以任務是?」

 

  「任務?甚麼任務?你不是來陪我玩嗎?」只見原本被對他的水妖轉過身來,一臉疑惑地望著自己。

 

  「你在整我是不是?!」冥雨妶翻白眼,天啊現在的轉職官是怎樣?!

 

   「好吧,不然你去抓那邊的魚給我。」水妖不以為意的聳肩並指著不遠處的魚群「他們叫好好吃,魚如其名很好吃養顏美容,適合蒸炸煮燉煎,但,很難抓。」

 

  好..好好吃?!望著在眼前悠閒的游來游去自得其樂大約只有手心大小的魚,冥雨妶心中有個底之後便利用水做出了個水網,想將他們困住。

 

 沒想到的是好好吃張嘴,將水網咬破後游了出來。反覆幾次後,冥雨妶怒了,而水妖則在他背後好整以暇地看著她「看吧,我就說超難抓的」

 

  我就不信我抓不到!冥雨妶大怒,將食指伸出,一竄火焰從指間竄出,隨著他的憤怒火焰逐漸變大。

 

  原本對於要來抓他們不屑一顧的好好吃頓時雙眼放大盯著火焰,從絢麗的花紋直接成了慘白。在不束手就擒馬上變烤魚,這小妞有夠恐怖…

 

  「夠了。讓你過吧。」水妖的聲音從一旁傳來「他們已經快被嚇死了」

 

   泉沂大人…好好吃感激地望向水妖,但後者卻微笑「等我想吃的時候你在幫我抓吧。」

 

   「接下來你要找的轉職官是颻颶,他在東北方的風都。」泉沂小手一揚,一個小水捲出現在在他身邊,甚至還有擴大的跡象。「恭喜你通過我考驗,可以上去了。」

 

   語畢,小水捲往冥雨妶身上捲去,但碰到她時變換成一個大泡泡將他送回陸地上。

 

  「泉沂大人,您方才應該不是在說笑的吧?」好好笑心有餘悸無力的討好著水妖,而水妖則回他們一個”危”笑。

 

  「是真的。如果你們在白目下去的話。」水妖回以一個不明的笑容,逕自的返回居住的地方。

 

自創網遊// 緋之片 -1

第一章

  「蔚兒小姐,大少爺請你過去一趟。」一早,機器管家便敲著我的房門,同時也敲醒沉浸在回憶中的我。

   我甩了下髮,同時將過往回憶甩掉同時讓自己有精神一點。凡事都要往前看,而非拘泥於過往。

   盥洗完,換上平時的服裝我走下樓便看見哥哥們正在吃著早餐「哥哥們早安,找我有甚麼事情嗎?」

   「來,先過來坐著吃早餐。」二哥茗霽颯拍拍旁邊的椅子示意要我坐下,別光只是站著不動。

   「大哥和你二哥要出差一個月,然後爸媽也跑去的N次蜜月旅行..」坐在前方的大哥茗霽泫開口道。「大哥和二哥怕你在家會無聊,所以特地幫你買了台現在最流行的遊戲艙給你,那是最近竄紅的緋之片專屬遊戲艙噢..。」

   「好。」你們甚麼時候會回來..?我點頭,最後的話語依舊被吞了回去。打從有記憶以來,爸媽對於蜜月旅行這件事樂此不疲,而二位雙胞胎哥哥成年後也被老爸帶去接管公司。

   因此,一家人真正所相聚的時間並不長久。

   大概是發現了我眼中的落寞,二哥寵溺的揉了下我的髮「我們也有在緋之片裡面創角色唷,蔚兒你就趁這段我和泫出差的時間努力的練等追上我們的腳步吧。」

   過沒多久,大哥和二哥便一起出門到公司上班;而我也就回到了樓上擺著遊戲艙的房間,進入了遊戲。

 

 

 

 「你好,歡迎來到〈緋之片Online〉我是負責領導你的GM,我叫做颻楓。」一個穿著黑白歌德蘿莉裝,雙手環抱著泰迪熊的小女孩出現在我的面前「現在要幫你打造遊戲角色唷,你的種族是要選甚麼呢?」

 「精靈」我二話不說的決定了種族,而在我決定完後我的角色也出現了精靈應有的尖銳耳朵。

  颻楓的眼睛不停地打量著我,「呃,怎麼了嗎?」不然怎麼這樣一直看我..?

  「不..不..沒事..我在想你的髮色決定好就要這樣了嗎?」颻楓提出疑問,因為原本我早已將髮色以及眼眸的顏色挑好了。

  我點頭,不解地望著颻楓「這樣..很奇怪嗎?」我撫摸著自己米黃色但夾雜了經過挑染秋紅以及深藍的長髮,水藍色的眼眸充滿著疑惑。

  「不會!很漂亮..」颻楓急忙的搖頭,小手也伸出來拼命的揮舞著。「那,選擇你遊戲中的名字吧」颻楓彈了下手指,我的面前出現了一個木牌以及一支毛筆。

  接過了木牌以及毛筆,我寫下了以往遊戲的名稱。

  颻楓勾了下手指,我手中的木牌往他手上飛去。「冥雨妶?這名字好好聽~那你的服裝配件呢?還需要做更動嗎?」

  「進遊戲之後服裝一定還有機會做更換,再說這樣比較方便我活動。」我無所謂的聳肩,由於這是專門給緋之片的遊戲艙,一開始在GM出現前便可以自行挑選服裝配件以及眸色髮色等。

  「好,那我幫你建檔儲存。」颻楓笑,把手上抱著的熊放在地上後,從衣服內抽出了一片銀白色的機器。

   只見他在上面點了幾下後,銀白色的機器發出叮的一聲,隨後便消失不見。

  「走吧、我帶你進入遊戲。」颻楓重新抱起地上的熊娃娃,空出一隻手要我牽著他,讓她帶我進入遊戲。

   牽著她,我被颻楓帶到一個懸崖前「跳下去吧,孩子」

   我望著懸崖下的一片漆黑,恐懼的搖搖頭。要命,跳下去還得了阿

   「下去啦你!」颻楓生氣的跺腳,用力地將我推入懸崖下。

   「阿~~靠~~~~」我以頭下腳上的方式被推下懸崖,對於接下來的無知以及恐懼像漾起的漣漪一樣,漸漸地擴散到全身..沒多久,我便失去意識。

   咚,的一聲。半夢半醒中我感覺終於到已經平安著地,我緩緩睜開雙眼,發現自己的四周依舊是黑壓壓的一片。

  「臭颻楓,居然把我推下懸崖..」垂著自己因緊張而僵硬的肩膀,我不禁咒罵著方才講我推下懸崖的GM「所以,這裡是哪裡?」

 

 

 

  『冥雨妶,歡迎來到新手村。您的手環裡已有紅水(補充HP用)、藍水(補充MP用)各十瓶。請先去找新手導師弗洛卡報到,再待在他身邊學習技能,位於前面直走第二棵椰子樹旁左轉直走右轉的紅色木屋就是他的住處了。』系統在我耳邊響起,周邊的場景也從一片黑暗變成一座村莊。

   我一愣,望著我面前所看到的道路「嘛,他剛剛是說直走第二棵椰子樹旁左轉直走右轉的紅色木屋..」

   順著指示走,我走向面前的木屋,舉起手輕輕地敲了下門「請問,弗洛卡先生在家嗎?」

  「誰啊??」屋內傳來一道年邁的老嗓音,接著紅色的門扉被打開,走出的一位是位看起來年邁慈祥的老先生,雪白的鬍子長到胸口,厚重的黑框眼鏡透露出博學多聞的氣息。

  「呵呵,是位小姑娘呀,有甚麼事嗎?」弗洛卡笑咪咪地打量著我,手還不忘把玩著他的鬍鬚。

  「我是來學習技能。」我道出來的目的,只見弗洛卡轉身走回屋子,再次出來的時候手上多了根法杖。

  「拿去吧孩子,這是最基本的法杖。」弗洛卡將法杖交給我後又順便教了我火球術,好讓我攻擊怪物。

  『叮!!接受任務,到東方小森林攻擊大幽靈30隻、小幽靈50隻,方可獲得4000經驗值以及匕首。』

  聽完,我的衝勁都來了,我打開地圖鎖定好東方森林立刻前往。

                                                     

「小幽靈你在哪裡~」我無奈地望著面前的蓊鬱森林,從方才一進森林只有透明類似果凍膠狀的小怪,在瘋狂宰殺將近一百隻順便練等兼找小幽靈的途中,我的等級來到了四,手環裡的金幣也達到了三位數。

   由於東方森林隸屬於新手村的一部份,所以我也完全不用擔心會跑出比我等

 級高出許多的怪。 

  驀然,我的眼角飄過一個半透明的東西,我便習慣性的丟了顆火球過去,沒想到那是一隻殘血的小幽靈,被我打完後直接化成灰燼消失在空中只留下了金幣。

  太好了!!發現小幽靈了!!我露出開心的微笑並在四周開始尋找有沒有小幽靈的蹤跡,卻意外的發現到大榕樹下有許多大幽靈以及小幽靈.。

  我深吸一口氣,直接衝往裡面開始破任務;攻擊大幽靈以及小幽靈。在我邊補血補魔邊一直用剛所取得的技能,瘋狂的用有著與幽靈相剋的火球術攻擊。

  當我把任務完成時,時間也已經從清晨到了夕陽西下的黃昏。「終於阿..」我揉揉痠痛的肩膀、抹了一下汗,打開手環看了下剛剛的收穫,由於方才所屠殺的幽靈數遠遠超過任務標準,我的等級快速的來到了八;手環內的金錢數以及物品也增加不少。

  「呦,小姑娘你回來啦。」當我回到了弗洛卡的住處時,他正在為他庭院中的稀有藥草澆水,他抬起頭給我和藹可親的笑,並摘了株稀有藥草給我「總有一天,你會需要他的。你是我見過資質不錯的玩家呢..呵呵。」

   『叮!完成新手任務,且得到弗洛卡的稀有藥草,額外增加800經驗值』我的等級瞬間提升到了十等;可以轉職的等級。

  「孩子,你該去轉職了,你選個職業吧,選完就不行再反悔了唷!」弗洛卡笑咪咪地把玩他的鬍鬚,身旁出現了一道門,門內不停閃著紅、紫、黃、綠、藍、白、橘、灰,代表不同職業的亮光。

  我愣了一下選了在之前遊戲最常玩的法師,弗洛卡便將門轉到綠光,叮嚀著「孩子,法師長老『玥菁』他會教導你許多東西,再見..」

  和弗洛卡道別後我踏入散發綠光的門,前往法師的轉職地-北方森林。

  

  揉揉了發痠的雙腿,我找了個大樹樹根坐了下來,閉著雙眼享受著森林獨特的芬多精。

  從傳送到北方森林後我便不停地尋找『玥菁』,但是找了一個時辰後還是沒找到他的蹤影,「只好去問人了..」望著蔚藍的天空我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玥菁』在哪?」看著眼前保衛著整座森林的衛兵,暗自期待的希望他別不知道才好。

  只見衛兵舉起手,指著我背後的方向「一直走下去會有座”雲屋"你可以去那邊看看。」

  向衛兵道完謝後,我往衛兵所指的方向走去,隨著走的越久,四周的光線越來越亮,沒多久我找到了衛兵所說的”雲屋”。

  雲屋,顧名思義就是雲所組成的房子,我踏上軟綿綿的台階,輕敲了下木門「不好意思,我是來轉職的!」

   沒多久,門被嘎-的被開啟,走出的是有著尖銳耳朵的女精靈「要找我轉職?」

   望著他若有似無的笑容我一怔「是的,請問首先要做甚麼呢?」

   「嘛,你就先去找火妖:炫,水妖:沂。通過他們的認可後先回來向我交任務,我在給你下一步的指示。」倚在門邊,女精靈環著胸道。「炫他在北部森林最炎熱的地方,你先找到他就會知道你該做甚麼了。」


全職歪童話。人魚公主-1

依舊小段子
其實這是綜合的童話ww(掩面
OOC私設有<
故事開始ww
-

葉修下了船,在滿天繁星下走在路上,路邊什麼都沒有,只有前方不遠處的燈塔以及深不可測的海洋。

燈塔上的燈光依舊在指引人們回家的方向,葉修自嘲地笑笑,他什麼時候才能回家?他已經開始想念遊戲介面了

「醒..醒。」經過沙灘時,葉修不經意瞄到一旁的人影。

這不是小周嘛?怎麼跑來了?!

只見周澤楷跪坐在沙灘上,而一旁有個男子躺在一旁,從全身濕透看來他應該是遇到了船難。

當葉修往周澤楷方向走去時,發現狀況有點奇妙!?

周澤楷的下半身是銀灰色的鱗片及魚尾。

銀灰色的鱗片在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 ,就像是大地的星星般耀眼。

「前..前輩..」周澤楷一看到葉修,眼神閃過一絲驚訝,但隨即向葉修求助。

「小..小江..船...船翻..」周澤楷不知所措的看著葉修,希望葉修能幫他救小江。

過周澤楷解釋,葉修知道地上躺著的便是剛遇到船隻翻覆的江波濤

「行吧,小江可沒這麼脆弱。」葉修拍拍周澤楷的肩,示意要他放心

語畢,葉修跟周澤楷輪流幫江波濤CPR,不讓死神靠近江波濤。

「咳..咳咳..」約幾分鐘後,江波濤便有了反應,他神情痛苦的咳嗽,且將海水吐了出來,臉色也開始紅潤。

看見江波濤快甦醒,周澤楷露出放心的笑容,向葉修道謝後便頭也不回的跳進海裡。

「不送啦」葉修朝周澤楷的背影揮手,接著目光轉回躺在地上的江波濤「唷,小江還睡啊?孫翔都快把你們輪迴的大門給拆了還不趕快起床制止他」

全職歪童話。序。

腦洞文<
OOC<
童話故事綜合體<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男孩因為父母長年在外工作,所以他與雙胞胎弟弟住在外婆家。
這天,男孩打了一天一夜的榮耀,搶了藍溪閣2隻BOSS,因為耗了太多精神最後在電腦前不小心睡著了。
睡著前,外婆看到他的倦容而讓他在家休息,便帶弟弟出門買菜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葉修不滿的皺眉,還沒睡飽的他就被腳步聲吵醒「誰啊,吵到哥睡覺了..哥想繼續...」睡。
話還沒說完,一個毛茸茸的身影從他眼前蹓過,雪白的長耳朵在空中晃阿晃的。
奇怪,哥記得外婆家沒養兔子阿,這兔子打哪來的?
「欸等等哥啊!!」葉修看著越跑越遠的身影決定追了上去。
-
追出了大門,葉修追著兔子來到了外婆的小花園。
只見兔子頭也不回的跑進倉庫牆邊的藍色大門裡,葉修望著門沉思了一下,也跟著兔子跑了進去。
之前有這道門嗎?這是葉修最後的想法。
-
「等等哥啊」葉修氣喘吁吁的倚靠著樹,只見前方的兔子轉頭過來,葉修不可思議的看著兔子「一帆?」
「前輩,要來杯水嗎?」兔子跑到葉修面前,一臉無辜的問。
「看來哥要讓小手刷個回復了..我覺得我的血量快見底了」葉修不可置信的看著穿著兔子裝的喬一帆。
「前..前輩...我...我的時間要到了..再..再見。」喬一帆拿出懷錶看了一下,鞠躬完轉身繼續趕路。
「欸!!喬一帆!!等哥阿,哥要怎麼出去?」葉修看著漸漸縮小的背影趕緊追了上去。
突然,四周原本綠油油的草原變成黑暗,葉修因為沒有一絲光線而滑了一跤
摔入了黑暗。

-

「唉唷,疼死哥了。」葉修摀住屁股,神情痛苦的坐在地上,習慣性地摸摸口袋,卻發現菸不再口袋中。
「前輩怎麼在這呢?」一隻貓出現在葉修面前,慵懶的伸了個懶腰。
「喻文州?你怎麼變隻貓了?」葉修揉了揉太陽穴,敢問他現在是發生了什麼事?先是喬一帆變成兔子,現在連喻文州都變成了人形貓。
「我要去參加女王的派對阿。」喻文州(笑笑貓)微笑,將紫色的耳朵晃了兩下便消失了「左邊,右邊,前輩要往哪走呢?」

在喻文州消失後,出現了兩條叉路,中間插著指示牌: 左邊>撲克牌之家,右邊>菸之城堡。

葉修皺眉,思索著要往哪前進,不久,他決定往右邊走。
既然前方都是未知的路,那就走想要的路吧。
在葉修往右邊叉路走過去後,原先右方指示牌被一陣強勁的風給吹倒在地,被紙張蓋著的字也顯現了出來。
人魚城堡。
「前輩,你做好拯救公主的準備了嗎?」喻文州望著葉修的背影依舊微笑,而後他慵懶地跳上樹,準備午休「不知道少天現在在幹嘛呢..」

-
葉修沿著路一路走到了盡頭,盡頭有座吊橋,看起來殘破不堪。
「需要幫忙嗎?」
只見一旁一直坐在石頭上的男子痞痞的笑,黑色的斗篷隨著風搖曳。
「孫翔?!」葉修皺眉,孫翔跑來當船伕了?!輪迴是要倒了是嗎?
「一趟船到對岸5塊錢要還是不要啊」孫翔俐落的跳下停在岸邊的船,「只限現金不賒賬」
葉修挑眉,偷偷的摸下口袋「核桃收嗎?」
孫翔皺眉不滿的嚷嚷「到那邊要花多少力氣,只給核桃會不會太寒酸?!」
葉修聳肩「大不了不要過去囉,不然以後你退役我們興欣大門永遠歡迎你來幫忙打掃。」
「你妹!!!核桃就核桃誰怕誰」孫翔待葉修上船後便開始划船。
約一刻鐘後,葉修抵達了對岸「不送,掰。」
「喂,核桃你還沒給我阿!!」孫翔在後面跳腳,原先他打算那核桃就當他下午的點心。
「哥不是說賒著嗎」葉修從口袋抽出一跟煙,點起繼續往前進。

腦袋中的劇場-少天篇

私設有
OOC有
腦袋劇場每天上演

歡迎指導噢www
______________


「身體要不要緊要不要去看醫生我要做什麼能幫你比較不會痛你跟我說好不好看你痛得臉色蒼白成這樣冷汗一直狂冒怎麼辦」黃少天緊張的在客廳打轉,他的話癆沒有因為你女人病痛到臉色蒼白而減少的跡象。

你虛弱的半躺在沙發上,無奈的看著他,雖然身體極為不適但他的關心讓你想笑「少天...我沒事...幫我去煮黑糖水好不好....」

只見黃少天瘋狂點頭,便衝進廚房。

你將熱毛巾放在肚子上,這樣會讓你好過些。

「怎麼用啊??黑糖丟進水嗎?」黃少天的聲音從廚房傳過來。

「對..」你回答,但回應你的是鍋碗瓢盆掉到地板的聲音。

「我沒事唉唷怎麼煮個黑糖水鍋子怎麼會掉下來是不是看不起本劍聖哼我不會在讓你掉下來看我的厲害」少天的聲音傳來,讓你不知道該哭還該笑,心卻甜甜的。

不久,一碗熱騰騰的黑糖水出現在你面前,「來小心燙別燙到燙到我會心疼的要不要我幫你吹涼。」

只見他舀一匙黑糖水在嘴邊吹涼後遞到你嘴邊「來張嘴來,啊~」

你滿足的喝一口,感覺到身體的疼痛有舒緩的跡象,你卻瞥到他手上有點紅「你被燙到了,趕快去沖冷水啊」

身為職業選手的他平時很保護手的,如今他卻為了你不小心燙傷。

「唉唷不礙事的這點傷對本劍聖來說不算什麼倒是你還好嗎有沒有好點?」看到他無視燙傷,你撇開頭,不讓他繼續餵你。

「唉唷好啦你喝完這碗我就去沖冷水擦藥保證不會影響到訓練比賽。」他無奈的去沖冷水。

而你拿起桌上的雜誌開始閱讀,卻看到他代表國家比世界賽所贏的冠軍戒被壓在雜誌下。

你將戒指套進手指,卻遇到少天沖完水回來。

「欸欸你怎麼發現了啦唉唷我想要幫你戴上你卻自己戴上隊長說要由我問你願不願意然後才能套上去...」

你在心中偷偷笑了一下,將他吻住免得不知道又要聽他講多少話了。

只見他完全沒料到你會這樣愣了。

「我願意。」你對著發愣的他笑,臉上因為剛剛喝了熱騰騰的黑糖水出現了緋紅。

他愣住的表情好可愛呢。

求婚梗。小周篇

文筆依舊需改進..
腦袋劇場超多戲(#


正文開始
-----


「這個...給你...」一個小巧的紫色絨毛盒出現在你的面前。

「嗯,給我的?」你放下看到一半的書,驚訝得看著男友。

只見周澤楷害羞的點頭,還抱著抱枕想將臉擋住臉上的緋紅。

你小心翼翼的將絨毛盒打開,一枚簡約高雅的戒指出現在你眼前。

「代言...設計...」周澤楷小聲的解釋,雖然只說四個字,但你總知道他想表達的事。

「代言廠商讓你自己設計的戒指?」知道男友有在接平面代言,你不意外是廠商做的。

但讓你感到意外的是周澤楷自己設計的,獨一無二。

「謝謝..」你感動的將手伸出,讓周澤楷將戒指套入手中。

簡約卻高雅,在各種燦爛奪目的戒指中特別顯得獨特。
就像周澤楷雖然不善表達,但在榮耀裡他總能成為最吸引目光的人。

「別哭..」周澤楷不知所措的抹去你的淚水「我..喜歡...笑」

聞言,你抱緊他,回他一個幸福的笑「我們明天去公證?」

「好」他在你的額頭落下一個吻「老婆」

-
END

求婚梗。葉修篇

文筆沒有很好..
依舊腦袋想到。

-------
「有沒有人勸你換個職業」葉修在你一旁打著榮耀「一直做個跑龍套的不好吧」

你沉默不語,緊盯螢幕上操作著角色,心中有點酸澀…這個職業是你最習慣最熟悉最熱愛的,並不是說換就換。

「做葉太太吧,世界唯一,就等你啦」葉修叼著煙,對著你挑眉「如何」

你一愣,沒聽清楚..或者你是想再確認耳朵沒有聽錯。

「哥的話從不說第二遍」葉修背對著你,不想讓你看到他臉紅的樣子。

只見他從口袋中拿出世界賽冠軍的戒指,套在你手中「就這麼說定了,葉太太。」

「這樣就想把我套牢啊」你抹掉開心的淚水,假裝不滿的瞪著他。

「除了這枚戒指,還附贈一個榮耀教科書;多划算啊,是不是啊,葉太太」葉修痞痞的笑。
-
END

王杰希x你

腦袋劇場
-----
「受傷了?」王杰希將你的手拿起緊盯著傷。

你默默瞥過頭,不敢去面對他「摁..小傷啦,不礙事。」

「頭轉回來」王杰希嘆了口氣,語氣盡是無奈「怎麼又不小心受傷了?」

你不好意思的低下頭看著傷,卻發現ok蹦已經貼在傷口上了。

「身為你的魔術師,總要製造點驚喜送你」王杰希將你攬進懷裡「願意接受我的大小眼,成為微草媽咪嗎?」

你抬頭看著他不對稱但在你心中最深愛的雙眼,幸福的微笑「我願意.. 咦,戒指何時套在手上了?」

王杰希溫柔的笑「跟觀眾坦白就沒驚喜了」